<del id="pnnlp"><sub id="pnnlp"></sub></del>

    <cite id="pnnlp"></cite>
      <noframes id="pnnlp"><pre id="pnnlp"></pre><output id="pnnlp"><ruby id="pnnlp"><dfn id="pnnlp"></dfn></ruby></output><noframes id="pnnlp">

      <noframes id="pnnlp">

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工投文苑
            鹽格里寫詩 稿紙上曬鹽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-11-14      信息來源:      發布人:liminghu      點擊:

            □  許佃來

                稿紙上,有一個個鹽格子。燈光下,情感思想化成墨水和汗水,在格子里翻騰,讓它們結晶。我盼望在某一年的秋天,收獲一座閃耀著精神的銀峰。

            白天,在烈日下我用結晶的汗水在鹽格里寫詩;夜晚,在燈光下我用滾燙的情感在稿紙上曬鹽……

            翻看著自己已經皺邊的過往,遠眺著咸土地日益舒展的遠方,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。激動?悵然?興奮?心怡?喟嘆?……答案,寫在我的腳下,寫在一首首腌咸的詩行里。

            鹽格里寫詩,稿紙上曬鹽。我的腳從鹽灘的眸光里走過,腳底粘連著星星點點的泥土。那每一粒,都是一瓣永不凋零的鹽鄉。一雙曾在鄉愁中跋涉的腳,走進這片生命的鹽灘,追求一種陣痛后的涅槃。在寂寥的潮歌中,有一葉春天的云帆,在帶著咸腥味的風中冉冉揚起……

            這樣的風,從海上來,從阡陌的鹽灘上漫過,從埒子口葦蕩上漫過。

            這樣的風,也夾雜著鹽之圩、河之戀、夢之羽、心之帆的傳說,夾雜著來自神奇海疆的訊息,從千千萬萬鹽鄉兒女的心坎上漫過。

            灘涂,這片神奇的咸土,曾經離我們那么遙遠。而隨著海岸東移,灘涂積淀,煉海人足跡也一次次印上灘涂,踩成灘、熬成鹽。

            總有一束星光,閃爍在鹽蒿葳蕤的前方。我揣著一腔熱血,來不及躊躇,就已走向你咸澀的期待。海裹挾著泥沙的叮嚀,在黃昏格埝的車輪上顛簸著。當那支筆焦渴至極時,海英草的種子已開始萌芽。

            初醒的咸土地,泛著少年的萌動與忐忑。煉海人用追逐丈量傳奇,為找尋一曲與青春同頻的煉海旋律,為解鎖一份季節的密碼,為撿拾一簇潮水遺落的浸著咸味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聲震數里如雷轟鳴的灌河水,像一群被春風鼓蕩的詩句,在脈管里跳躍著,沖鋒著。于我,咸土地是鹽鄉兒女的圖騰,是夢的疆場,歌的牧野,心的遠方。

            愛鹽場,從愛鹽灘開始。

            愛鹽灘,從愛夢想起步。

            愛夢想,從愛今天落筆。

            鹽格里寫詩,稿紙上曬鹽。我的腳從鹽圩、鹽灘的呢喃里走過。腳面覆蓋著時光的碎片,那每一簇都是一本沒有盡頭的游記。

            鹽灘,我用腳步閱讀你。我盛在腳窩里的每一粒帶咸文字,都是對你的讀后感;鹽灘,我用青春丈量你。我灑在足音間的每滴汗水,都是給你的六棱晶體;鹽灘,我用血脈銘記你。我展在水天蒼蒼下的每一羽翅翼,都是許你的再生緣。

            鹽灘風,鹽灘雨,鹽灘月,鹽灘雪,鹽灘霜,鹽灘蒿,鹽灘葦,鹽灘云,鹽灘人,鹽灘燈,鹽灘廩,鹽灘歌,鹽灘霧、鹽灘霞……鹽灘,以她近乎原生態的一切,饋贈我澄凈如水的思絮。

            我的戀,是靈魂的藤蔓,以追求探知淮鹽的脈搏;

            我的筆,是四季的鐵鍬,以深入感受淮鹽的心跳;

            我的墨,是產鹽的鹵水,以充盈浸泡鹽灘的質地;

            我的箋,是生命的旗幟,以飄揚慰藉鹽灘的憂傷;

            我的硯,是命運的堅石,以血淚磨礪鹽灘的光芒。

            一方長滿期冀的鹽灘,每天都會在陽光與風雨的夾縫里,結晶。一爿疊翠揚金的鹽格,每天都會訴說大海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一灣渾黃的海水,輝映深深淺淺的溝坎,宛若煉海人光潔的額頭,被縱橫交錯的煩憂切割,被千絲萬縷的鄉愁雕刻。

            鹽灘,你原本就是一部書。一道道水澤,是大海的語言:一撇一捺,留下被海鷗風干的遐思;一行一列,析出泛著鹽霜的詩情;一勾一折,攪動塵封千秋的畫意。

            不變的,是大海連著歲月的脈搏。

            鹽格里寫詩,稿紙上曬鹽。我的腳從鹽灘的呼吸里走過。腳趾被草汁鍍成季節的琴鍵。那每一節,都是一艘載滿往事的綠舟。風拂過,雪迎過,雨催過,你從歲月的扉頁飄來。

            姿長的蕪野,已和懷憶水天一色。有清冽之氣與浩茫煙塵在裁剪冗繁,有風伴著迷失在荒汀的霞光,沿著秋葉的腳步,我走在鹽灘上,撿拾祖輩的哀傷,視歷史資料珍藏,采擷父輩的激昂,當作精神食糧。

            有詩與痛的交織,鹽灘永遠不會寂寞。溝河埝埂,錯落成天地間不絕的悲歡。是誰,編織了一張巨大的經緯網,讓自己星夜馳騁?油燈的亮度,映襯黎明和更聲,生命在海岸線上蓬勃健壯。

            季節用跋涉和謳歌,守望父老鄉親的流年。風挽著帆的的臂膀,走進鹽灘豐盈的愿景,采摘腳下的神奇和幸運。我伸出枯槁的手,緊握一世的綿長和短促,追悼那些逝去的溫煦。

            為緘默不語的鹽灘作詞,為殘垣斷壁的鹽圩譜曲,為風雨兼程的明天歌吟……有一種愛,永遠與大海同在。滄桑的鹽民,心中蔥蘢著虔誠的祈禱,遠赴悲辛之約。

            夢,在寥廓中拔節。草木蓁蓁時,雨雪霏霏時,芳華灼灼時,前路茫茫時,一顆被鹽灘浸潤的心里,總有一輪皓月當空守望。

            燃燒,只是一次迸發。我用明眸和屐痕,見證詩意在咸土地葉綠葉黃、思絮在咸土地云卷云舒、命運在咸土地緣聚緣散。愛正醇,夢駐守,心濤起起落落。一粒音符,等待一次隨風的遠行。

            那夾雜著?、蠻、侉、罩的囈語,擁抱從故土涌來的潮水。有一位鹽灘歌手,面對海風敞開胸襟,飽蘸春雨。

            在煉海人的傳奇里,鹽圩最先醒來。

            在我的筆觸下,鹽灘最后謝幕……

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【返回上一頁】
            地铁羞耻挤入H
            <del id="pnnlp"><sub id="pnnlp"></sub></del>
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pnnlp"></cite>
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pnnlp"><pre id="pnnlp"></pre><output id="pnnlp"><ruby id="pnnlp"><dfn id="pnnlp"></dfn></ruby></output><noframes id="pnnlp">

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pnnlp">